未分類Memo‘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6.26 Thu

完全是讽刺 你说

忽然间我不知道怎么为自己狡辩


又是羽毛球 又是溜冰 然后电影

我似乎说过 考完了 但是完全不开心

那几天是那样平淡地过去 出乎意料地平静 甚至感觉似乎做错了很多事

但是依然是那么平静


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报道 高考理科状元是JL的

哈 又是一次天大的讽刺 我想不去深想

可是


「你叫什么」、「我没叫啊」

再普通的交谈中我也会联想 我试着将它用笑话的形式说给旁边人听

在我心里 这些真的只是一个笑话吗


很幽默 我为什么要认识这么多JL的呢

如果不是这样 我今天说不定就不会为我填的十三难过

我能力也仅此而已了 当初何必寄予那么大的希望


「当初」? 也只能是讲讲罢了


没话说了吗…

你问的

我想起了在你停机的时候给你发的 「我们已经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或许现在应该改一下重新发过去 「我们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不「想」纠缠过多了 因为不「能」纠缠过多了

风后的沙上空白一片 但至少曾经有过 至少我还记得 铭记着


这就是结局了吧 我想不出写续集的理由

两年 足以模糊所有细节 甚至我的名字

至少 模糊了现在


别让我活在过去

我要死在过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6.20 Fri



对不起 我还是报了十三中


老师说 我的分数到了一中预估线 也可以冲一冲 但是一中的指标生……没办法预测


我妈说 她不想等考分出来的时候去恨她 她说 如果我的分可以到一中 她会后悔一辈子

我说 你想的太多了 我不会恨 这也是我的选择 只是是我最无奈的选择


阿Q精神这时候起作用了 我看着十三的宣传册对我自己说 没关系 十三是很苦

仅仅三年罢了 说不定还能出来个好成绩的


他们都在说这样的话 「你会后悔的 」 、「 希望你不会后悔 」

一个艰苦的环境里 后悔无从谈起

我会说我经历了一个「充实」的高中


梦想与现实间的距离 很远

或许我很长时间都不会再有这种梦想了

因为路上是很开心的 在路的尽头却不懂得如何结束


连安慰自己的理由都没有
2008.06.15 Sun
已经没时间了

仅剩回忆

Photobucket

卒 業 写 真 Sotsugyo shashin
2008.06.12 Thu
这里都是一些碎片


音响坏了一个 于是戴上久违的劣质耳麦

头上的带子老是把我刚弄好的头发压下去 可恨

鼠标好像又出问题了 单击变双击


放假的第三天 前天复习了语文、物理 昨天是数学 今天按理是英语和化学

但是太有自信了 于是我就不复习了 = =

我才发现是我的海很好听 [没关系 一阵阵的 过一会儿就觉得不好听了]

[总会有厌倦的时候]

今天塞着耳机听着SodaGreen的歌从八点听到起来

突然养成了一个习惯[病句] 晚上关灯听一首歌再关机睡觉

[有意义吗 = =]


桌子旁边完美芦荟胶要用完了 但是一想到脸上的火山群就一阵阵心痛

看到我学生证上面的照片 初一的 被吓到了 天哪 那是我的[肌肤]吗

唉 于是我不由得发出感叹 我已经从一个CJ的小朋友变成了一个XE的[×××]了

还有 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我脸颊上的小红疙瘩都长在了右边的脸上 左边倒还好好的

啊 我肯定是[内分泌失调]了


昨天称体重 发现正好60KG 还好没有变胖

但是我对我的大脸完全失去了信心 一捏起来全是肉

好样的 暑假我要减肥 [嗯 是跑步呢 还是游泳 或者去玩球类运动]


昨天翻了一个小时的聊天记录 从最开始的时候开始

我发现我说的所有话都是不疼不痒的 好样的 这才是天秤座的基本特征

[突然感觉伤感不起来了 难道是素材不够 = =]

[但是 为丁尺丫的话费伤感下]


没关系 就到这里吧

以上

2008.06.07 Sat


发现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是无可言喻的

今天终于把期盼已久的隐王ED 「HIKARI」下到了

在某个陌生人的空间里 我翻到了完整版的地址 在她的播放器里看见了许多我熟悉的歌

很多我曾经一遍又一遍听的那些歌 有些感动

但也是陌生人而已 也只是巧合而已


今天语文老师给我们看了一篇作文

很奇怪的感觉 明明感觉他并没有很直白的句子 但是 他的思想却清晰的呈现

我想我离这水平还差得远呢 很好 我要变得文艺


突然间想大哭一场 却不知道为什么

这就是挂在网上的悲哀吧


语塞了 突然发现语言原来是这么苍白

或者是过得这样波澜不惊
Template by まるぼろらいと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